离开,然后继续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三年前,在这里随意写下些文字,也将旧文字放在这里。但我老是懒,而且初入社会,受到太多蛊惑,也很少更新。再兼之这里的系统实在太破太懒,速度超慢,排版常出问题,所以这片自留地没有经营好。许多朋友都以为我没写东西了,已经才尽了,我自己也几乎这么认为。三年间,我那缺少文字记录的光阴和怠于思考的脑子渐渐生锈,终于下决心结束该结束的,开始应该开启的。觉得“搜狐”这个名词很不错,“搜”字富有动感,“狐”充满灵气,再加之系统用起来比较稳定,于是,决定自今将博客迁到搜狐上。各位兄弟姐妹,若还有兴趣,欢迎曲径通幽,到我的“流过村庄与城市的河流”之上泛舟。新开辟的天地也尽量多元些,除了文字,另有图片,音乐,甚至视屏。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希望自己勤快些。 http://wander1982.blog.sohu.com/[1] 达君
磁器口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磁 器 口 我华年中的女子如果没有和我一起走过磁器口世界上所有的念想都可以生长的地方她们无论是红颜还是巾帼将终究消失在记忆深处 我生命中的兄弟如果我们曾一起在磁器口的吆喝声里喝酒在嘉陵江的风声水起中笑谈掀起沙石捕捉横行的螃蟹那么,穿过岁月茫茫的迷雾我们将是一生的兄弟在望不见尽头的前路上我们继续喝酒,继续笑谈继续铲除横行的螃蟹 在磁器口这一辈子里带给我欢笑和忧愁的人不经意将那永逝永生的悲欣交集在曲曲折折的小街透过毛血旺臭豆腐的意味徜徉过宝轮寺的袅袅香火歇息在那一片礁石和细沙的江岸我们,一同久久面对那永生永流的嘉陵江水 达君一生,八年八月八日写毕。
一首不能太明白的诗:六月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六 月 已是这诡异上半年的末时众生都在祈求平安,让时间过去给我们一点安静歇息的时日好不面对天怒,人们愿意擦干眼泪他们也笑着,赞赏我们包扎伤口他们和我们几乎握手言欢所有人都忘了本性难改的古训直到他们惯性地在我们热血的胸口又扎下刀子 这么快连六月都没来得及过去但事情在他们的处理下很快就要过去了所有的前因后果所有的真相和流言所有的伤口会被新的伤口覆盖 六月已经过去了这片我们生长的土地遍体鳞伤这片我们不舍也无能逃离的土地让我们守住属于自己的角落终有一日,真正属于我们 2008.7.3
诗歌:找寻翠翠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找寻翠翠 鸟鸣在涧,黄狗迎上前来摇尾房屋筑在清流划过的春天我们走过万条青蛇的山路得以站立码头之上有船,有人家有酒馆,有莽汉有三个姑娘招呼我们 我们是三个小伙曾经风华的少年自岁月浅处出发的路上一路之上都遐想遇见翠翠清脆的翠翠 三个姑娘,三色衣服莉莉、黛黛、花花三个导游瞬间识破我们不过是志愿者、苦行士以及诗人之流俱是头重脚轻根底浅 粉红的花花只身自去绿色的黛黛自说自话剩下茉莉白的莉莉试图扮演翠翠她给了我们一个翠翠一个营利性的翠翠 面对大黄、渡船和江流我们在雨来之前自嘲让我们一如既往地明白雨来之前我们搭车碾过万条蛇身离开 八年四月二十九夜半于黔江,独听《九月》。立洋、大海、秀清均已酣睡,“李桂阳”鸟在城头叫,鸡鸣二更。我无床可睡,诗以度夜,聊记白日阿蓬江之旅。晨四点将离
清明之诗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清 明 记忆中的三月草长麦苗淌青,菜花地尽头树林里,旧年的枯叶烂了遮不住野狐的家她从祖先的坟前跑过 岁月的开端是歌谣后来是诗然后谎言如夜幕升起先人中,一定有谁如是这般经历 族谱久已失修不想深究不忍看清从何处来那来处让人心碎几千年的苟延残喘流传到今,依然命如草芥在人事中倾轧沦陷 这埋葬祖先的土地之上也找不到去处以安放我仅有的生命只有哭泣泪水或许可以感觉干净些 在清明时节小时候,随阿公扫墓回来晚饭前在八仙桌旁做梦可以梦见彩色,梦见野狐狸而今,我却已经不小了 在清明时节,雨纷纷天不清,地不明先人们,后人们人们都活着,睡着死了 而今的我,已然不小了还是在这里 达君一生,八年四月一日,又提起笔来。
其一平生也识戈疯雪少年意气风流绝仗剑跃马南国去问月持酒花间歇 其二平生得识戈疯雪剑气蒿莱胆似铁一纸文章东风破百年人生西江月 其三平生幸识戈疯雪步马长啸风猎猎相逢知己为君饮话尽沧桑夕阳斜 其四平生再识戈疯雪江山指点男儿血妙手铁肩问红尘万里青云朝天阕 其五平生又识戈疯雪风华飘洒人世杰达君一生出尘梦回首还戏庄生蝶 其六平生只识戈疯雪非花非酒非风月无端会得江湖面寄意云间雁独缺 按:当年是年少的狂语和诳语,一时戏称“平生不识张达君,纵称美女也非真”。不久前思及年少,戏作一诗,得故人回赠六首。当时飘洒的意气,而今并未成行,惭愧,只成念想。故人是性灵之交,各在天南地北,平素几无联系,却因了年少相识早,始终不曾相忘于江湖。近日闻听她已婚嫁,想来无甚可送,倒有旧诗数首,他日当自成传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午后阳光洒在行囊/棉花样的云朵随手摘采/风吹到湖畔就停了/冬水袅袅,冬草温软/在上面我要做一个柔软的梦/那里,你们纷纷归来 我们都说些什么/不曾谈及经年来的遭遇/只忆起当年讲过的故事/唱过的歌,做过的游戏/许多事忘了,那样依稀/连同意气风发的约定 风又吹起来,在心处/清晰已久的/是永远的这个地方/天总蓝蓝,湖总明明/夜里,星光与露水/温柔而清润 ——达君2001年冬旧诗,当年已记今日情景。 “我亲爱的兄弟,陪我逛逛这冬季的校园。给我讲讲,那漂亮的女生,白发的先生……” ——《冬季校园》,校园民谣 心处流传 ——又回西南政法 细想来,我最喜欢的季节是深秋和初冬交接之际,总觉得这一年之中最后的细风薄雾弥足珍贵,因而特别经意地细细体味。 此年
偶然间想起一串温暖的因缘际会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偶然间想起一串温暖的因缘际会某个下午,写一个股东权纠纷的判决书,写得胸口发闷。于是走出来,在窗口吹风。看到阳光在空中一丝丝一缕缕飘飘落落,我觉得人世间的种种因缘际会都如这阳光一般将我们的人生笼罩其间。 我想起一个谜语。 一九九九年的春节,正读高二,我出生的那个村庄举办新年猜谜会。当时的我,风华正茂,意气风发,将一多半谜语都猜了出来,得了许多瓜子糖果,引得父老乡亲纷纷赞扬,同年龄的人艳羡不已。一个村支书的比我低一级的女儿也来向我请教。 那其中,一个谜语是:一千个苹果,十个筐装,怎样分配,才能想要多少个苹果都可以用几个筐组合起来。我当时脑子灵光,一会儿就做出了答案。 然后是一九九九年的秋天,读高三时,参加了全国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其中遇见了一个题,和上面的那个谜语差不多
旧体诗两首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其一 一生知交能几人醉眼相看卧白云三十年后门挨户晨雨敲窗竹叶青 记:七年国庆放逐,清远山中偶得。立洋译为:How many real friends can one make in his life?We look at each other with drunkenness lying in the white cloud If only we could dwell next to each other years later !In one early morning we enjoy the green trees of the bamboo while the rain knocking at the window. 其二 平生不识戈疯雪英雄折剑美人绝若问此君何处寻光阴深处花无缺 记:七年十一月四日,偶然思及旧事,年少轻狂,风流倜傥时,一时狂语而复现当时戏言,当时一九九九年。
再回重庆的一首诗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一场 一场雾起我来到 一场雾散我走远 一场念情江风沉醉 一场高歌流沙痴狂 一场行走没有前路 一场掌纹的演算没有结局 一场场来去何人执迷不悟 一场场爱愁为谁笑泪交织 一场场春秋终究剑寒血冷 一场场生死,人海中四顾无人 一场雨在我身后下了起来 一场寒冷在我走后开始蔓延 一场大梦我惊醒 一场青春,原来我已经离场 记:达君一生,十一月十一日,归去来兮。

戈疯雪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