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江南行(下)之杭州:初见恍若再见

晚饭后我们去西湖边,灯火阑珊,湖面正喷水,远处宝叔塔所在的山上,编织了很多彩灯,映在湖面上,显得绚丽多姿。四顾之下,尽是现代化的灯红人绿。我没有太多的兴奋,虽然心里提醒自己说,这就是西湖了,就是在遐想中美若天堂的西湖,发生了无数传说的西湖,往来着一群俏丽水灵江南女子的西湖。一路走过去,没有遇见意象中的江南女子,倒是有许多皮条客跟着,介绍我们去酒吧街,说有艳舞,有学生妹,完全败坏了我心中的意境。

同事说,要白天来看西湖才是好风景,我们还是去酒吧放松一下吧。便打车,叫司机带去一个酒吧,我们特地叮嘱他要正规的,不要去黑店。此前我曾耳闻一位大学同学在南京去酒吧的时候被黑店坑了。然而我们依然被带到了一家黑店,那家叫做苏菲酒吧的,规模很大,看上去很正规。我们以为放心了,却不知进来几个陪酒女,神不知鬼不觉地点了许多东西,一罐王老吉都是45块,后来她们又强行要每人两百块小费,其实她们进来只和两个同事对唱了几首歌,前后不到一个小时,却点了一千多块钱的吃食饮料。我们争论了很久,才同意打个八折,看到酒吧的保安在门口虎视眈眈的,想这是在别人的地盘上,也只好忍气吞声。这一折腾,搞得兴致全无,便早早回酒店休息。由此,对杭州的现代娱乐彻底厌恶,只得寄望于明天能从西湖的古典里找到不虚此行的感觉了。

次日,我约了大学同学张磊一同游西湖。他刚研究生毕业,去了杭州下面的萧山区检察院工作,才去半个月,对杭州不熟,也是初次游西湖。又接到李超的短信,再三表示歉意,说真是遗憾,不能接待我,但她说她妹妹在杭州读书,要不让她妹妹给我们做导游。我怕太麻烦,便推辞了。尤宇、李超、张磊同我大学时都是校文学社的,我们一同组织了很多活动,喝了很多次酒,那是一段自在、激烈并意气飞扬的时光,那时我十九岁。

见到上午的西湖,虽没惊艳,但还是赞叹。西湖水虽没有九寨沟的水那般漂亮,但作为城市里的水,被凡尘亵玩过的水,能这般干净,已经相当难得了。兼之这水上发生了太多的传说,披上了人文色彩,对我这般自命有点人文趣好的人,多了层吸引力。

我们坐船先到湖心亭,水面上凉风阵阵,四周山水楼塔交映,十分惬意。对于湖心亭,我此前曾读过明朝张岱的《陶庵梦忆》,其中有一篇《湖心亭看雪》,写得很美,读时心中很是欣羡。现在置身于湖心岛上,可惜没雪,且游人如织,不似文中描述的大雪茫茫,世无人迹,惟那三两个痴人在湖心亭饮酒下棋,兴尽随小舟消逝于江湖的旷然。呈现在我眼前的湖心亭只是一个拥挤的小岛,那刻着“湖心亭”三字的牌楼也不知是否古物,看上去倒是陈旧的,为了那篇古文,我庄重地和这三个字合影。同行的人都不是志趣相同者,无法与他们探讨景物,他们的乐趣在于“到此一游”,留下照片。

此后,几乎雷同地参观了三潭映月和雷峰塔,依旧是走马观花,为他们照相,幸好西湖够大,足够走到中午。风景并没有太多特别之处,想来,回去可以向被人描述的无非以下几点:三潭映月就是岛上有三面潭水;雷峰塔是新建的,塔底旧址被人用硬币和小额人民币铺满了;雷峰塔里金碧辉煌,显得过分奢华,不过一楼壁橱里“许仙和白蛇” 的木雕蛮有趣的;在雷锋塔顶吹着风看西湖和杭州全貌是一件惬意的事。我心内自嘲,或许我也算见识了一些世事,已经对世界丧失了惊喜。

爬雷峰塔前,我突然想起请李超的妹妹吃饭,于是给李超发了短信,没有回音。待到爬完雷峰塔,下到刚才发短信的地方,才收到李超的短信,客气了一番,把她妹妹真真的手机号给了我。李超又用短信介绍了一番杭州的特产,说采芝斋的西湖藕粉和桂花糕可以带点回去,山核桃就不要买了。我正想跟真真联系,却收到她的短信,说,“达君哥哥,下午我去帮人买火车票,之后再来给你们当导游吧。”我心头一热,很久没有听到“达君哥”这样的称呼了。读书时,我曾用过笔名“达君戈”,那时很多人这样称呼我。

午饭很可口,东坡肉等都很不错,尤其是一份青豆烧鸭,十分鲜美;喝一种叫绿雨西湖淡啤的啤酒,酒瓶设计雅致,酒味淡定。我打电话问真真吃饭没,惊叹她的声音、语气和李超的绝无二致。她说已经吃了,下午到酒店来找我们。

四点钟的时候,我和张磊在酒店大堂见到真真。她穿一身白色衣裙,黑发披肩,扎了一个发结,眼睛大大的,虽有些神态和她姐姐李超相似,但比李超秀气,更像淑女,李超是风风火火,带有些阳刚气的。

我直接给真真介绍张磊说,“这是我大学同学,以前同你姐姐等等,我们都经常一起玩的”。真真和张磊道了好,然后笑着对我说:“那你就是达君哥哥了哦!”我这才反应过来,我和她也是初见,还不认识,连忙说,“是啊,你和你姐姐的声音很像啊,长得却不太像,你这才是真正的江南淑女样”。

真真给我带来了采芝斋的藕粉、松子糖等特产,这定然是李超叮嘱的。真真说:“我姐姐说这是专门带给余里姐姐的,不过,你也可以沾光吃点”,我笑笑,点头说好。

我以为真真对杭州很熟,可以带我们好好逛逛。她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也才来杭州一个月左右,不是很熟,我姐姐说,你最喜欢骑自行车了,我们去西湖边骑车吧”。于是再去逛西湖。

游览风景是需要看与什么人一起的,就像去歌乐山,山上的风景虽然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但每次和朋友们去都能彻底融入风景之中,无限放松。而在人间天堂的西湖,即使是初见,也因为同游的人志趣不同,风景过眼,而不能入心。现在和张磊,同一个少女,再游西湖,我收获了一个贴近西湖旖旎心魂的下午。

去西湖的路上我问真真多大了,问这话的时候我有些沧桑感,真真说十九岁了。十九这个数字又增加了我的感慨,“当年明月在,曾照彩云归”,而今我已没有故事来“致我的二十五岁”。

路上有人拉客,要我们坐他的车,还给我们安排讲解,跟了很长一段路,我们都厌烦了,他还不撤退。却见真真大声说:“你别讲了,我就是导游,我们不需要导游”,斩钉截铁地,那人果然被喝退。我向真真赞许地笑笑,说“聪明”。

临近黄昏的西湖,已收敛锋芒的太阳在西边乱抹彩霞,映在湖水上,这才有了江南风华绝代的意境。我叫张磊给我和真真以西湖夕照为背景照一张像,我笑说,“以后回头看,且满足了和江南少女相遇西湖的夙愿了,呵呵,借过借过”。真真欣然应允。

真真说,她们家那边有一个有山有水的村子,因为修高速公路隔绝了,由此成了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我有些不解,修高速公路怎么会产生一个世外桃源呢,问了一阵,真真解释了一阵,还是没有搞清楚,便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只用想象来构思,那是怎样的一个山清水明,池塘瓦房,村口古树,黄狗小鸡的山水村子。

我们没有遇见租自行车的地方,便沿着白堤慢慢走。快到断桥时看到一大片荷叶,花却不多,我想起一首诗“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便问张磊和真真,为什么现在荷花还不多,阴历已经七月了,荷花是开过了还是还没开?他们也不知道,我说那“断桥残雪”的由来知道吧。真真毕竟是以“导游”身份出现的,说,“是冬天下雪的时候,不,是化雪的时候,桥中间先化雪,两边都还是白的,看上去桥就像断了一样”。

如是这般边走边谈,真真不时指点一下风物。诸如那个唯一被特许在西湖边放风筝的“老爷爷”,他的风筝掉湖里去了;诸如那岛,我说除湖心岛外的岛叫什么名字,真真不知道,张磊说“达君发挥你的才华,取个名字吧”,真真担心地说“取了名字别人不承认怎么办”,我笑说“这名字只在我们三个人之间流传就够了,只在今天下午存在也可以了”,但我终究没有想出一个好名字来,又继续往前走了。

我开始给他们讲张岱的《湖心亭看雪》,我用缓慢的语调说:“那个四处游山玩水的人,某年冬天住在西湖边,大雪下了三天,西湖上白茫茫一片,鸟儿什么的都不叫了,只有雪落声。那人某天就乘一小船去湖上看雪。整个湖上只有湖心亭露出点颜色。那人就去亭里,有两个人正喝酒,还有一个小童在烧水。于是他们就一起痛饮。然后告别。呵呵,好像也没发生什么故事,但这么回事也挺让人回味的”。旁边两人听了笑笑,我感到心神宁静。

在堤上悠悠地走着,风吹得柳枝飞舞,我看了,笑说,“来,真真,给你照个长发轻舞飞扬的相片”,真真摆好了姿态,风果然把她的头发吹起来,我照了下来。我想起大学的时候我也曾经留过很长的头发,前额的头发足可到鼻尖,像一个摇滚青年,那时我喜欢向上吹那发尖,喜欢在下楼梯的时候,扬一扬头,这是经典的意气风发的样子。但现在,风这么大,我这体制化的短发无法飞扬,呼呼,物换星移啊。

风越吹越大,真真说“天气预报说,明天台风要来了”,我笑说“那明天我的飞机别起不了飞,离开不成啊”,说着离开,我想起初中同学赖苗已是多年未见,既然来到这里,怎么也得见见啊。于是我找另一个初中同学赖建要了赖苗的新号码。打过去时,她正家访,很高兴地相约晚上一起吃饭。我又想起另一个大学同学沈月娥,就在这江南的绍兴,虽不能谋面,但总得告诉她我来过吧,她已经结婚了,当初我曾说送她一首诗文作结婚礼物的,可我还是爽约了。电话打过去,停机了。也不知是不是换号了,我经常忘掉更新电话号码,许多人就此失去了联系。过去的或许就安然的过去吧,也好。

上午还平静明澈的湖水被风吹得波澜阵阵,我默想,“吹皱一湖秋水,故事就在风中传说”,算是西湖的韵味了,若没有那些故事和人,这湖也就平凡了。张磊和真真在旁边聊着什么,我倒没在意,只听真真被逗得直笑。哄女孩子,张磊向来是高手,不过他有时神态做得有点过,显得不真诚了。

我们自在地走向白堤深处,直到天色渐晚,方才返回。感谢真真和张磊,陪同我体味了比较纯正的西湖景致,让我的江南遐想得了些安慰和圆满。

晚上,赖苗来酒店和我们会合,她虽然还是胖,但已经比上次见到她的时候苗条些了。我们一同打车去吃饭,车上,我回头向赖苗介绍真真说这是我同学的妹妹,赖苗悄悄向我竖了一下大拇指,我知道她的意思是说我很厉害,连同学的妹妹都照顾到了。我笑笑,心想,赖苗还是这般直接,虽然已有六年没见,但交流起来毫不费力的自由元素依然在彼此间游动。毕竟,我们是从同一个小镇出来的,中学时代她始终是我隔壁班的成绩优秀的女同学。

席上,张磊陪着我的领导和同事,这方面,他是如鱼得水的。他还不忘在我的领导面前吹捧一下我,他说,“大学的时候,达君和我都是一个社团的,达君是一把手,我们这些二三把手都是受他领导的。达君在我们学校可是风云人物呢”,听得我的领导也附和着表扬一下我工作的能干。我知道,这一桌人都是因了我的关系才在一起吃饭喝酒,气氛是需要我调动的,于是,我尽量让自己活跃,不断敬酒、劝酒。我旁边坐着赖苗和真真,我也尽心地照女士。幸好赖苗本是活泼的人,使得晚饭的气氛很好。

席间我吹捧了张磊的魅力,说张磊已经换了四个女朋友了,成了情圣了,又说赖苗为了爱情不惜下嫁杭州,从北师大研究生毕业却舍得来杭州教初中,这是两种爱情风格啊,建议他们喝一杯。如此插科打诨,使得酒席流畅地推进,虽然不算高潮迭起,但也没有冷场的时候。

不知怎么说到我和赖苗认识十多年了,我有些感慨,说起旧事,说,我们的初中在一个小镇中学,那时学校有六个同学成绩好,是能够考上重点中学的,其中有我、赖苗、楚茵、赖建、青科和李勇。后来中考,李勇发挥失常,没考上,其他人都考上了。于是命运开始分岔,我们去了重点中学,然后上了大学,都走出去了。李勇则选择了读中师,然后回到镇上教初中,很不如意。他本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原本和我们关系都很好,后来却不来见我们。人生的道路就此分道扬镳了。我叹息道,其实他也可选择继续读高中的,当时很多成绩不如他的继续读高中也上了大学,也出去了,不用守着那个小小的世界。一个人关键的一步就决定了他的命运啊。

我在叙说这些事的时候,感觉就像在讲述一个平淡的故事,也不知其他人乐意听否,但对着赖苗,这是我们生命中共同的一段经历,是可以交流的。于是将那些共同熟悉的人又一个个拿出来谈论,或许仅仅提一下他们的名字,这是一种典型的叙旧方式。说到楚茵时,赖苗笑着,对着张磊、真真讲:“那是张达君他们班长,可漂亮了,当时真是大众情人啊”,我笑着点头称是,又说“你也是班长啊,你是大众、嗯、大众朋友、大众兄弟”,赖苗高兴地接受了我这个评价。

赖苗突然说起,“不是有句话说过吗——虽然不曾想起,但是从不忘记”,我举杯叫好,说很多老朋友之间就是这种状态。张磊、真真也称好。

真真本是不喝酒的。在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她站起来,为在座的每个人倒满酒,最后把自己的也倒满,举起杯来,说,她虽然不会喝酒,但也要喝一杯,祝大家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希望大家在杭州玩得高兴。我不由赞叹,真是一个识礼、得体的女子,显示出江南女子的内涵来。

席终,人终究要散,把赖苗和真真分别送上车,又告别张磊。在杭州的夜色里,挥手,说再见。回酒店的路上,我琢磨着“再见”的含义,觉得这是一个诗意的富含命运机缘的词语。

在我的告别方式中,我只对希望再次相聚的人说再见;对其他人,则借用舶来的“拜拜”来敷衍;偶尔我也用“后会有期”,但这显得江湖气,多是在酒后,潇洒归去时候说的。比较经典的一次告别则是:某年在小镇,一群兄弟聚后分别,在山间,将挥手时,我突然想撒尿,于是脱口而出:“那就撒尿而别吧!”,众人大笑,于是纷纷撒起尿来,之后各奔东西。

第二天,天空散漫地飘些雨,杭州街上湿漉漉的。我们坐车去机场的时候,路过一段西湖。这时候的西湖正烟雨蒙蒙,山水亭树,皆静然自得,古典情韵一点点地流淌到我心里来。我想,这场景可以发生故事了,那湖边撑伞的江南女子正袅娜地走过来了。

我发短信给赖苗和真真告别,真真回道“哥哥,一路顺风!虽然不曾想起,但从不忘记!:)”。我不由会心一笑。

有些人和风景,虽是初见,却似再见;而有的恰好相反,再见却如初见。

我回到广州,不久送别一个师妹。初见时,我就觉得,她看上去颇有些特别的气质,即使是笑容,都包含了一种夜色的意味,恍若我的记忆影像中某个无可名状的影子,那影子却从不清晰。认识她的几天,这影子渐渐鲜活。但这师妹在我的时空里只是惊鸿一瞥,我知道,这影子也终将渐渐归于静寂。

在送别她的短信中,我写道“一路顺安。再见还如初见!

想起我从一九九七年开始敏感了十年的心灵,想起从那时开始的焦虑,想起十年间遇见的那么多人和事,想起这三两年来一直无处安放的青春念想,想起尽日劳累却无所为的生活,想起那些从我额头上掉下来的汗和从我的心底流不出来的泪……

“我知道我站在人群里,

挺傻……

我知道你在旁边看着

挺假……”

 

(湖心亭下远望湖水)

<< 残诗:此间的旅行 / 江南行之宁波:再见恍若初见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戈疯雪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