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旧诗一首。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疯雪按:98号、9号,我在广州上研究生班的课。没想到这两天的课是王人博老师来上《宪法》。再次见到王老师,我感到很亲切,心灵深处有一种暖意。

想起2002年的春夏,我和尤宇、刘晨光、姚伟等一干人在周二晚上在1教学楼518碰面。我们坐在中间靠后,上课之前,聊一聊最近读的什么书,探讨一些宏大主题。到七点钟的时候,进来一个穿黑衣服的清瘦男子,眉骨高耸,目光犀利,开始给我们讲授《西方人权史》。就是王人博老师了。那时我读的书很少,还不太听得懂。加之那时陷入某种个人情愫无法自拔,对宏大主题渐渐失却兴趣,所以听得不是很投入。而尤宇、晨光诸人则渐渐上路,越走越远。现在想来,那大教室上课的场面令人激动,那个在上面或冷笑或激昂的教授,正是这般经典场景中的画龙点睛的风景。

2002年,王人博老师离开之后,再到广州看见他已经过了五年了。当年穿着冷色调的衣服的他如今也开始穿暖色调的衣着,他虽然时而还愤怒,但已不想当年那样激昂了。他的讲述里多了很多中国当代政治的事情,而以前他很少述及,更多的是讲理论。

他胖了些了,更关注政治现实了,这大概是京派学者的共同点吧。

我站在讲台前和他聊天,我们聊羽戈、王恒等,聊当年的课;我送他两罐凉茶润喉,这是一个学生表达对老师敬意的通常方式。

我渐渐找到当学生的感觉,想起从前的课堂和讲座,想起从前的激动和热血,且放一首诗在这里。

在西南听讲座
  
  我无力把太阳栓在屋顶
  也无人共会月亮的妩媚
  我 无处观看万树桃花开
  或者一千只孔雀的热闹
  
  只是在这里,我总算融入他们
  像他们一样喊叫 或者鼓掌
  像他们那样赤诚而热情
  骄傲而安慰
  
  我们觉得
  黑幕蒙不住青年的眼睛
  我们砸石成光
  飘舞的霓裳掩着毒瘤
  我们磨刀霍霍
  
  在这个烟花绽放之地
  我们伸长双手 采摘
  万紫千红、满天飞雨的幻象
  我们一次次地指鹿为马
  一次次地让自己的影子

  遮住陷阱
  
  呵 这是
  偏远的西南,这些
  饥渴的青年,这般
  青菜稀饭吃成了盛宴
  
  唯有青藤正常生长
  在墙上蜿蜒出时间
  风中闭眼的叶子
  仿佛真理的迷离和淫荡

 

 

<< 街道不是野花地 / 诗:我们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戈疯雪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