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这些半途而废的激情及其中茫然无定的时空

 

 

113凌晨三点多,就是现在,牙痛醒来,一时了无睡意,但酒味尚在我的衣服之上。我想起许多人和许多事,过往和未来,欢笑和泪水,一时间,种种悲喜充塞我的胸膛。

我本想在温暖的想象中重新睡去,做一个梦;但近来的冷暖自知,我的许多一闪而过的念头和没能持之以恒的激情令我惭愧。

我无限惭愧,这些未完成的残片见证了我的一文不成。

见证这段时间的停滞……

我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够将它们写完

 

 

一、未写完的中篇小说的提纲

 

某年

 

立春:雪下在离乡

清明:我只想一往无歇

秋分:些许温暖

立冬:横着游过这无谓生活

冬至:故事已经干涸

无尽重复的岁月:白日飞升

 

:在2007年初,想起过去的2006年,虽然平淡无奇。但可以编织一些故事,算是记录。也可以充分挥洒,加入想象,慰籍平凡的生活。于是,在上下班的间隙和路上,走在人群中的时候,我构思了分为六个故事的小说。

立春要写的是小镇故事,大概是与故乡变与不变相关;清明是回到故地,告别一种身份;秋分是古镇重演旧事,叙述机缘;立冬则是记叙都市的结婚,表达某种一去不返的关系和裂痕;冬至是旧日幻想的终结和失败;无尽重复的岁月则是不断轮回的日常琐事和意义的消泯。

这些故事在我的构思中十分鲜活。我曾经构思了许多栩栩如生的细节和精妙无比的对话,常常在上下班的路上想得神采飞扬。但是,当我坐在电脑前试图正襟危坐开始叙事的时候,我却无比忐忑不安,总也写不下来,没法找到2001年国庆节的两个雨天,我在旧教学楼611教室里,奋笔疾书,在纸背面写下一万字的《致我们的十九岁》的感觉。

我的时间被撕碎,我总想一笔呵成;其实是庸俗的生活让我变得慵懒;我已经不是一个擅长的叙事者了。

也就剩下这无是无非的提纲。

 

 

二、未写完的万字小说《清脆滴落一秋》

 

清脆滴落一秋

 

在已然沉入记忆河流的那个秋日午后,阳光和风轻飘飘地四处徜徉,伴着那忽暖忽凉的校园歌曲。暖是春天的意味,凉是秋天的感觉。这两个季节于他而言,是名中注定的残缺。他叫夏冬,两个极端季节的组合。那残缺或许正是他来此人世间的追求罢。

夏冬在那个午后趁上课前的一点时间去3号宿舍楼找师兄况涛。况涛上大三了,该退出学生会,不再担任学术部长了,而夏冬是内定了的接任学术部长的人选,两人关系很好。

夏冬敲门,探出头来的却是一个女孩子,把他吓了一跳。见夏冬猛地扬头,那女孩却一伸舌头,把门打开后,给他让出一个凳子来。她自己退后坐在况涛的床上。夏冬以为她是况涛的新女朋友,便说,“谢谢师姐,我不坐,一会就走”。那女孩笑个不停。

况涛笑着过来说“她不是师姐,反倒应该叫你师兄才对。她是我妹妹,叫况薇。”又转对女孩说,“薇薇,介绍你们认识一下,这是法学系的夏冬,你应该叫师兄。”女孩止住了笑说,半调皮半认真地说“师兄好!”很清脆悦耳的声音,很标准动听的普通话。夏冬点点头,学着她的口吻说“师妹好”。

夏冬和况涛站着谈了一会学生会的事,况薇在一旁随意地听,手中翻着一本书。几分钟后夏冬便告别出来。在赶往教室的林荫道上,夏冬耳边还回响了一会况薇清脆干净的声音,并在脑幕里浮现了一下她清澈乌黑的大眼睛。

但在刚当上学生会干部的兴奋和俨然一派忙碌的时间里,况薇犹如惊鸿一瞥,淹没在夏冬新认识的大量师妹中。直到一两月过去,时间来到深秋。

……

 

9月份的时候,偶然做了一个梦,大概是两种性格的交接,涉及感情故事。一种是纯洁无瑕,风一样飘洒的,随意来去并付出的,又似有些懵懂可爱的,女子——我揣摩了很久,决定用“清脆”一词来描述;另一种是戴着诗意面罩,其实庸俗的,佯装成熟,其实迂腐的,最终怯弱自怜自恋的男人。

循着这梦境的情绪,我想编织一个故事。这个故事,要编得真实而美好;讲一个干净的故事,但又符合现实中人的故事,其中要有冲突。这个故事要清澈,但是不能幼稚。

故事在我脑子里已经编织好了,人物的名字、喜好、具体细节我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准备写一两万字。

但现实是,我只写了上面这么一点,又荒废了。

荒废的原因还是我本身的生活状态问题。

 

 

三、未写完的云游计划

 

“云游天下”草稿

            

    缘起:在国庆假日间,约好了去清远。临出门时,又突然觉得没太多意思,毕竟去无非是看看山水,没法彻底放松,不像和某些人一起出游那样真正地与世界合为一体。

    于是我想,不如自己来进行一场“一生的旅行”。

    这场抽象出来的“一生的旅行”不刻意为了景物、人情世故或者修行,而是为了进入某种生命状态,或许是贴近大地的质感,或许是凝固时间的存在感。与古代“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书生相近,与江湖“一箫一剑平生意”的游侠类似,与僧侣道士且行且停的云游相同。

   这是一场事先没有目的,在旅途中找寻目的的旅行。

同路人:需要的是心灵互相照射的同路人,要兴趣相投,能交谈,能一同大笑长啸。人数以2——4人为宜。考虑到方便因素,不考虑女子的参与。考虑到时间地理因素,我初步想到立洋、大海两人应当可行。

时间:作为体制内的人,为了生存,尚不敢不辞而别,随心所欲。但2008年五一节前后几天应该在自己的安排之内,应该可行,旅行的长度暂定为五天以上。

方式:徒步行走是最接近大地和人群的,是最本真,最原始的。

地点:初步选定从重庆出发,走一个三角形,最后回到重庆。大部分路途应该在乡村,穿过很多小镇,几个县城。

……

 

按:国庆节的时候,因为之前没有计划好,比较无聊。某天匆忙约人一起去清远,突然间觉得没什么意思。脑子里便冒出了“云游”的念头。

就是下一个五一节,找几个志同道合者一起徒步“走在大地上”。不是为了旅游,也不是为了旅行,就是一种心灵的放逐和对世事的行走中的思考。

我曾经幻想了很多云游的场景,穿过麦地,穿过小镇,穿过县城,阳光和雨水,借宿或者讨饭,小旅馆或者寺庙,也想了要准备的东西,雨伞、药品等等。

当时想得兴奋,准备回来写一个详细的计划;做好之后,再发给立、大海等,于是就写了上面的开头。后来激情没有持续,因为种种琐事耽搁到现在又是一个月了。

 

 

四、意犹未尽却无力表达的诗歌

 

死 地

 

我白天牙痛

一颗颗掉光

风灌进来

仿佛山门洞开的坟墓

 

我夜晚梦见家园被盗

四季萧瑟

四墙塌落

我兀立中央

恐惧抖索,无声唱歌

 

我觉得我老了

看着乌云坠入夜晚

我就老了

 

一事无成

连破坏也不曾

 

按:10月某个临下班的黄昏,我看见乌云在天边乱走,街道上嘈杂的汽车也在乱走。四周的人似乎都面目可憎,我自己也是。

我的牙尖利地痛起来,又想起昨晚梦见家园被盗,墙也被推土机推跨了,依稀在目。

便写了这首诗,总觉得表达得不够力度

连郁闷都无力击穿的表达。

 

总按:梳理这许多,我心稍安。

算是一种反省,我争取把这些文章写完。

 

 

 

<< 再回重庆的一首诗 / 中秋祝福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戈疯雪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